当前位置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hg0088.com73年谁污蔑周恩来“迫不及待”要代替毛泽东

  

 邓小平复出工作已经半年多了。毛泽东还在观察他,特别是观察他的政治态度。

  十一月十日至十四日,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问中国。周恩来和叶剑英就中美关系、台湾问题及其他有关问题与基辛格举行了多次会谈。在最后一次会谈讨论会谈公报稿时,对基辛格提出的一些修改意见,周恩来有的明确表示不同意,有的表示可以接受。针对美方提出的需要继续商议的有关双方合作的具体问题,周恩来说:我们还要考虑,要报告主席,一切由毛主席决定。对美方要求签订有关协定的问题,周恩来没有明确拒绝,表示“我们研究一下”。会谈结束后,周恩来去机场为基辛格送行。从机场回到中南海时已近中午,他立即到毛泽东住处准备汇报会谈的情况,但这时毛泽东已经入睡。这样,毛泽东没有及时听到周恩来的汇报。稍后,毛泽东听到有人不切实际的传话后,认为周恩来在与基辛格会谈中的态度软弱了。十一月十七日上午,他在住处召集周恩来和外交部负责人及其他有关人员开会,谈了他对这次中美会谈的一些看法。他说:“对美国要注意,搞斗争的时候容易‘左’,搞联合时容易右。”他提议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,讨论他的意见,批评此次中美会谈中的“错误”。

  从十一月二十一日至十二月初,根据毛泽东的意见,中央政治局连续开会批评周恩来和叶剑英的所谓“错误”。会上,江青等对周恩来和叶剑英进行围攻,指责这次中美会谈是“丧权辱国”、“投降主义”,还提出这是“第十一次路线斗争”,诬蔑周恩来是“错误路线的头子”,是“迫不及待”地要代替毛泽东。十二月九日晚上,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先后同周恩来、王洪文等谈话,一方面肯定了批评周、叶的政治局会议;另一方面又批评江青“自己才是迫不及待”。邓小平列席了中央政治局会议,也作了发言,但主要的话题是怎样看待国际战略形势问题。

  毛泽东非常关注邓小平在会上的态度,当他得知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发言后很满意。